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长篇小说 >  正文内容

潋滟的桃花(二十四)纠缠错一步的婚礼_散文网

来源:书荒吧    时间:2021-08-28




箫淼跟医院说明了情况,医院也是很是配合,所以也就根据那护士说的大概,调出了那时的所有档案。

箫淼清楚的告诉他们,詹飞与她的一切,当然也包括那詹飞回来飞机遇难的事情。

原来,她箫淼是这样的在想詹飞,那詹飞他在那,他在哪,他能听的到箫淼在四处找他吗?

……

大鹏素梅他们最终还是不放心那箫淼,所以就都请了假,只是在他们来找詹飞的路上,大鹏答应了素梅的请求:那就是如果詹飞找到了,大鹏就放手,而素梅就做她大鹏的女。素梅听了自然很是高兴,那大鹏终于肯答应自己了。

她对大鹏的误解也渐渐的变淡了,而且从没发现这个男人对情,对,竟是这样,这样的炙烈?那大鹏怎会不知呢?只是大鹏清楚的知道,也许只有自己这样,自己心里才能暖暖的温温的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就在箫淼感觉无助想栽倒在地上时,素梅大鹏她们及时赶到了,他们看到了箫淼那无助的样子,凌乱的头发,苍白的脸,这还是箫淼吗?那曾经的箫淼是那样的无忧无虑,而现在呢?

大鹏大声的喊起了箫淼的名字,只是不知道从前箫淼那单薄的身体竟会如此这样又被捞空了。他们查着,终于发现一个姓王的人各方面都跟詹飞很像,所以大鹏就向医院要了该病人的家庭住址及电话,想去拜访一下,可是医院里登记的却只是一个年轻的联系电话和地址。

大鹏想着:是不是那詹飞已经不爱箫淼了,跟现在的女朋友或在一起,可是这想法只是一念之间,被大鹏否癫痫会不会遗传到下一代呢定了。大鹏根据詹飞的为人觉得:詹飞他不会这样,那除非是他失忆了。

所以,大鹏就立刻拨通了那个医院留的电话,可是却一直没人来接。所以箫淼他们三个人,就去那该女孩的工作地点去找那歌女孩,可是这工厂老板却告诉大鹏,这女孩已经了。不过,那女孩临走前,倒是告诉她工厂的同事说她准备嫁人了。

原来,这女孩就是小花,她也刚辞职没几天。小花从见到詹飞的那一天起,就有点喜欢詹飞,可是那时身体各方面都不允许詹飞跟小花。

可是现在呢,毕竟过了一年多了。詹飞的身体各个方面也恢复的不错,只是那詹飞偶尔还会对那天空发发呆。

但每次小花父女见詹飞这样,就怕詹飞什么都想起来,所以王大爷就一直催着小花和詹飞他们结婚,想让那生米煮熟饭。

可是在詹飞那仅存的里,只有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小女孩和他做在木马上。只是那詹飞想的越多,头就觉得越疼。

这不,小花父女见詹飞又在不停的拍着自己的头,所以小花就不顾羞涩的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詹飞,并对詹飞温柔的说道:“哥,不要再想了,我小花愿意一辈子陪着你。”

可是那詹飞又能怎样呢?毕竟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就只好答应了小花。王大爷见她们都同意了,就让本家的兄弟帮助整理返修了自己房子,等那房子修好,就让他们结婚。

因为高兴,小花高兴,王大爷也高兴着,所以詹飞见他们高兴着,也跟着在高兴。

小花整天乐开了花,只是偶尔低思间的詹飞觉得自己不知怎么了,只是隐隐约约间感觉自己稍不舒服。也许,只是那詹飞想多了。

没过几天,那房子就修好了,长春哪治疗癫痫病最好王大爷就请人为她们选了好日子。这不,日子选好了,王大爷大清早的就把院子扫了又扫,各处都挂满了那的“喜”字,鲜红的对联,鲜红的喜字,还有小花那红扑扑的脸蛋。真是一派喜庆,一地幸福。

那詹飞看见这大红的“喜”字,心里自然也是很高兴,但只是隐隐约约间觉得这新娘子好像不对,不应该是她。那想法也不过只是一闪而过。毕竟那詹飞失忆了。

王大爷的亲戚朋友也陆续都在路上了,箫淼她们也来了,箫淼大远看到那鲜红的灯笼,就又要哭了起来,毕竟那箫淼不知能不能看到那詹飞,还有这詹飞是不是已为人夫了。可是这熙熙攘攘的人群,却好像在告诉大鹏他们,他们还来得及。所以大鹏她们就加快了脚步,尽管加快了许多,但毕竟那地比较偏僻,路也不是很好走。

所以,她们能在小花同詹飞拜堂前见到詹飞吗,这时间还来得及吗?

二十六 眼看着,大鹏他们就要到了小花的家了,可那箫淼却哭得根本停不下来。那箫淼是高兴呢,还是怎样呢?也许箫淼有点不自己,真的就这样找到了詹飞。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?她在怀疑着自己,也在怀疑着一切。

于是大鹏就赶紧问旁边一起同来的大爷,今天谁结婚,还有她们什么时间拜堂。

村民告诉了大鹏,他们还有时间。所以大鹏安慰着箫淼:“箫淼,不要再哭了,要不咱们就真的赶不上了。”

那红灯笼远看着不远,可是走了这么远却还是没到。好在农村很讲究这个吉时,所以他们还是在吉时前,在小花同詹飞拜堂前赶到了。

刚进院子,那大鹏便一眼认出了詹飞,就赶紧去阻止詹飞。可是这詹飞毕竟失忆了,当那大鹏去阻止时,詹飞也是很生气,就贵州贵阳中医治疗小儿癫痫病同大鹏推拉着。大鹏却一个耳光打在的詹飞的脸上。

这下,可把王大爷及他们的亲戚都惹坏了,于是她们就把大鹏抓住了,并准备绑起来。可是当大家看到大鹏身后那箫淼哭哭滴滴的样子,似乎真的有好多委屈。所以,此时的新娘小花见箫淼这样,毕竟又因为他们都是女孩,所以就让大伙放了大鹏。

这时的箫淼一看见詹飞,就晕了,也许是过度,现在喜极而泣吧。可是那现在失忆的詹飞,隐隐约约间觉得自己曾经被一个女孩吻过,而且自己也曾晕倒过,所以就想去做那人口呼吸。所以詹飞就抱起那箫淼,吻了起来,素梅哭着,大鹏愣住,小花惊呆了。这一刻好似世界都沉默了。

不一会儿,这箫淼就醒了,看见抱着自己的詹飞,她是那样的高兴,可当她想抱住詹飞时,詹飞却放手了。

然后,那詹飞却拉起了身旁的小花,并告诉那箫淼:小花就是自己马上要过门的媳妇。可是,毕竟那王大爷见得市面比较多,所以就阻止了这场。然后,王大爷就让大家准备吃过饭后,散了。

王大爷看着箫淼,就想问这箫淼:她与这个男孩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。于是箫淼从衣兜里拿起那张相片告诉王大爷,自己是那个女孩,詹飞是那个男孩,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是青梅竹马的一对。

可是那箫淼隐隐约约觉得詹飞他现在好似已不认识自己了,所以箫淼也对王大爷同样说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这时王大爷叹了口气并告诉了箫淼,詹飞在他这里的一切。詹飞的不明情况,不光箫淼他们在找,詹飞他远在美国的也在找,她们也找来了。

那吴姐在刚知道詹飞遇难时,晕了几次,还有那素梅不光把这消息告诉了箫淼,也告诉了詹飞远在美国的父母治好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。但毕竟詹飞的腿不好,所以这次只有吴姐和倩儿来了。

他们在素梅的帮助下也找到了这里,吴姐由于太自己的儿子詹飞了,头发基本上全白了。吴姐年纪大了,又受了那么多苦,一路上倩儿总觉得的身体是这样的虚弱,就告诉,自己想一个人去,但詹飞毕竟是吴姐的命根子,那吴姐并一直懊恼着自己本不该让詹飞回来找这箫淼。于是等他们走到了王大爷的门时口,也同时看到了箫淼她们。

于是,吴姐就知道箫淼也找来了,再看箫淼那苍白的脸,吴姐就全明白了。吴姐于是就赶紧拉起箫淼跪在那王大爷跟前,并泣不成声对王大爷说:“那男孩是自己的儿子,这女孩是他的女朋友,也就是他未过门的准儿媳妇。”

等吴姐把情况说清楚了,王大爷也很是同情他们。就让小花放了手,小花见箫淼这样爱着詹飞,也便不再言语。

大鹏提出要帮助他们,让小花在他工厂工作,但是王大爷拒绝了,小花也拒绝了,因为一个人的幸福有一个人的活法。他们不想比,也不能跟别人比。

王大爷小花觉的,能认识詹飞他们已经够幸运了。于是就对吴姐说:“大姐,我没儿子,能不能让詹飞做我干儿子,这不,等我百年后,我女儿小花也算有个亲人。”

小芳望着自己的父亲,泪也不由流了出来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爱,那不需解释。那可都是潋滟的桃花在开放。

吴姐箫淼准备把詹飞接走,可是詹飞此时却傻傻的躲在了王大爷身后,并告诉王大爷自己不想跟他们走。

而那詹飞就是不放手王大爷,这时的箫淼见詹飞这样,那眼泪好似已经不听使唤,就一个劲的又流了出来

首发散文网:

© wx.mgsnews.com  书荒吧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