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伤感文章 >  正文内容

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散文网

来源:书荒吧    时间:2021-08-28




是他追求她的,用诗用网络用深情,了她。他们相知,相恋,相。

他一往情深,向往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;而她呢,新时代新社会新女性,喜欢自由追求新潮,对恋爱并没有那么强求,喜欢就在一起,不喜欢就分开吧。两个人的恋爱观始终都没有走到一条道路上,男孩从不放弃,说,我会让你一直都喜欢我。很开心,她也很喜欢男孩。但她以为,仅仅只是喜欢,她认为男孩固执,守旧,思想简直是二十世纪穿越而来的宠物,所以,她经常不理男孩对她隔三差五的电话轰炸。于是,他们就从每天好个电话变为好几天一个电话,一个突如其来的小事,他们分手了,因为男孩看到女孩又和另外一个男孩走在了一起,他再也不想听那人是她同学还是的解释了,他觉得够了。

分手之后,再也没有任何的往来,他生了一场大病,一个人与病魔苦苦的挣扎,他,脑海里全是那个负心的女孩,她的哭,她的笑,深深刺激着他的心,他告诉,他要活下去,好好的活下去,他不会放过她的。

他默默的努力,刻苦奋斗,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大学的学业,进入了一所外企做了白领,接下来的时光,他努力,从早到晚,从不给自己休息的机会 ,他成了公司的创意总监,他也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作家,事业蒸蒸日上,在女孩们的眼里,他现在是个浑身放光魅力十足的高富帅,而他呢,却再也没有交往过一个女朋友,他不想自己违背了自己的恋爱观。

一个下午,同学聚会,在咖啡屋里,别人都带上了女朋友,而他自己却孤身一人,朋友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夺去了他的酒杯,大声嚷嚷着,她一个贱朝三暮四有什么好的,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她呢?男孩苦笑,我早就放下了。

男孩又在网上开始写了,他的每一篇里的女主角都是以女孩为原型,他写尽了女孩的三心二意,爱慕虚荣,他写尽了对女孩深深的恨意。( 文章网:www.sanwen.net )

·

男孩是在农村出生的,高中的时候,他还是一个青涩懵懂的学生,那时他喜欢上了同在一个村里的小筱,小筱拥有一头漂亮美丽的长发,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。他从没有和小筱说过一句话,只是放学的时候他会经常绕道假装经过小筱的家,然后从门缝里偷偷的看她,小筱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,没事的时候就玩泥巴,很文静,就像那时的他一样。在一次去外村坐席,饭桌上他发现有个女孩在偷偷的看他,他想我这么一个平凡的人,你看着我干嘛呀。然后他仍低着头默默吃菜。吃完了,在他要回村的时候,这个女孩递给了他一封粉红色包装的信,他抬头第一次看见了这个女孩的脸,干净稚嫩,有种说不出的明朗美。他有点不好意思了,这是情书吗?为什么会给他呢?女孩匆匆的跑了,看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欢喜雀跃。

男孩又路过了小筱家,他看着小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,他陶醉了,他感觉这画面好美,这时他觉察到自己手中拿的信封有千金重,重的就像自己脚踏两只船一样。他回去打开了这封信,原来这个女孩叫小蓝,信里只表明了女孩对男孩的才气非常欣赏少儿局部癫痫病症状。男孩感到了轻松,他想了想小筱,笑了起来。日子就在平淡中流逝着,男孩每周都能收到小蓝的信,同学们都笑他,有人追求他了,男孩没有太在意,也没有回过一封信,他想,这样做小蓝应该懂得他在拒绝她吧。小蓝依旧没有放弃,她说让男孩来她的学校吧,这样她就不会再打扰他了。男孩想,他不能答应,如果自己的决心不足,有可能会伤害到她。小蓝依旧每周一封信,请求他能到她的学校去玩,男孩仍然没有理她,也许是让女孩了,女孩寄来了一封信,信上是对男孩狠狠的谴责,她讨厌他,她说再也不会让他来学校了。信上隐约的皱皱的痕迹,他仿佛看到了女孩偷偷哭泣的样子,他想这样也好吧。那封带有眼泪的信是他与小蓝最后的联系,小蓝再也没有给他写过信了。男孩默默的着,努力着,如愿,他考上了理想的大学。在收到通知书的那天,他跑去找小筱了,他想给她分享他的喜悦,他想给她告白。

然而小筱的家门却紧闭了,过路的王婶告诉他,小筱在前一阵子就进城打工了。他好难过,这算是初恋吗,为什么独独成了自己的单相思?他在小筱的家门前就这么呆呆的站着,他看着繁星渐渐的弹出了头,他想这片头顶上的银河,不过是牛郎与织女深深的伤口,想的越深就蔓延越深。他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回的家,是怎样推开的门,为什么当初就没有勇气推开小筱家的门?

慢慢的流逝,男孩也进了城,进到了自己心仪的学校,也放弃了自己那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爱恋。在这里,一个漂亮的女孩引起了他的注意,这女孩大方豪气,又善良聪慧,脸上有点小小的婴儿肥,厚重的睫毛总是眨巴眨巴,他好喜欢她,他总是在公园里看她,看她和朋友们玩闹嬉戏,看她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哭泣,看她在湖边专心的看书,看她一个人静静的听歌,有好几次,他都忍不住要上前去和她打招呼,但他又觉得这样的出场太唐突了,在一个黄昏,他在湖边静静的坐着,然后他看见这个女孩走了过来,女孩对他笑了笑,他再也按捺不住了,和女孩打招呼,和她聊天,男孩知道了女孩的号。男孩在网上写诗,每一首都给写给女孩看,他和女孩聊天,有一次傍晚女孩打电话给他,在电话的那头女孩哭了,男孩感觉好伤心好伤心,他安慰女孩,给她讲笑话,说要带她出去散心,还说女孩以后伤心都要告诉他,他是她的情绪垃圾桶。女孩止住了眼泪,她说我们说走就走啊。于是女孩和男孩都翻出校园的墙,色如水,他们就这么静静的走着,走到铁路站,走到郊外,他们坐在大石头上看着繁星,着日出。安静而。到了凌晨,圆日就像刚剥开的蛋黄,徐徐升起,万物开始苏醒,橙黄的光透过树林照射到他们的身体上,清风夹杂花香,露珠在阳光下晶莹剔透,女孩笑了笑,好开心。他们一起回去了,女孩恢复了笑容,就像这美丽的日出一样朝气蓬勃。后来男孩开始大胆追求女孩了,他经常带女孩出去玩,也和女孩的朋友们熟络了,他们聊天,他们狂欢,在时光里唱着一首青的歌。

有一次,男孩心血来潮,说要到女孩的学校去看她,女孩一口拒绝了,让男孩不要来。起初,男孩以为女孩只是怕他太忙,不让他过来。然而他屡次提议要过来时,女孩都会找借口推三阻四,不让男孩到她学校里来。男孩很是苦恼,我身为男朋友却不能去女朋友的学校,这是为什么,她隐瞒安徽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排行了我什么?男孩左思右想,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,于是在第二天早晨天刚刚亮的时候,他就跑到了她的学校,在宿舍楼下,他提着早餐大喊她的名字,引来了很多的围观,女孩手慌脚乱的下了楼,见到男孩给她带的早餐,她并不高兴,她指责他,不是让你别过来吗?男孩很是不爽,我大清早给你送早餐,别的女孩都会感动的涕泗横流,而她却满脸的不高兴。男孩很泄气的走出了学校。一段时间之后,学校安排,男孩到女孩的学校考试,男孩很高兴自己又可以去女孩的学校了,他想打电话告诉她这个消息,但是他怕她又会不高兴。男孩决定到了学校再找女孩吧。男孩准备的很充分去了女孩的学校,他给女孩精心挑选了礼物,就等着女孩了,第一堂考试,男孩发挥的很好,感觉精神抖擞,一考试完,男孩就跑出了考场,他来到了田径场,走着走着,他看到了一个白纱绿裙的女孩和一个高俊的男孩,他们一起走着笑着,女孩的背影好熟悉,原来就是他的那个女孩,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那个小蓝,那么伤心那么的让他去她的学校,而他又好像正遭到了报应,他感到了一阵眩晕......

·

她叫喻蓝芩,喜欢弹琴看书,中学的时候因为一场大病,她的手指不再如灵活,她很伤心,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颓废下去,她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看书上,老师给她订了一份青报,她一页一页的看,经常她会看见一个叫销筱的作者的文章,刚开始,她被他深深的功底所吸引,时间越过越久,她从他的文字里体验着他细腻的,遨游在他的世界里,她变得欢快起来,每一期的报纸,她第一时间就是看他,她知道了他喜欢一个叫小筱的女孩,他的笔名也是因为她,她看着他在文字里,她感到好难过,她好想好想认识这个叫销筱的男孩,于是她刻意去了解了销筱的资料,知道了他的,知道了他的学校,知道了他的真名--肖荥城,也知道了他的模样,她写了一封信,打算以读者的名义寄给他,但是她又不敢,于是这封信被她一直搁着,就这么到了她的某个亲戚,而且这个亲戚家离销筱家很近,也就是说她可以看到销筱了,她好高兴,把信精心的包装了一遍又一遍,就和家人一起去了乡下,在乡下时她左瞧右瞧,果然看到了销筱,按捺住心中活泼的小鹿,她和销筱坐在了同一个餐桌,她一直看着销筱,她好高兴,高兴得她都不想吃饭了,可是为什么销筱都不抬头呢?终于等到销筱要离开了,她拿着信飞快的到了销筱身前,她感到脸红,语塞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把信一递给销筱她就又飞快的跑了,这一刻,她好开心,她感到整个世界都那么明媚,明媚得她忘记了琴键上的伤,曾让她多么难过,这欢喜雀跃的女孩,多么的,可是几个月的坚持下来,她并没有收到过男孩的一封信,哪怕是一句话,男孩都吝啬给予她,她流了好多泪,这一刻,她真正的感到了灰暗,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嘲讽她,她才不叫什么呆呆的小蓝呢,她叫喻蓝芩,她咬着牙,她说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。

从此她努力学习,忘记了白天,生活渐渐的充实了起来,她慢慢的开始笑了,有了一群活泼可爱的朋友,她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,其实那个时候她想过,放弃吧,以后各自走各自的路。但是,老天偏偏又让这对冤家相遇了,在一个下午,她去小湖边看书时,她看见销筱了,她以为自己出神了,于是她向销筱走了,原成都那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来真的是他,她有点不知所措,她向他笑了笑,想借以掩饰自己的恐慌,然而她发现销筱根本就没有看出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傻傻的小蓝,她感到有点寒心。那是自己的初恋吗?怎么独独成了自己一个人的单相思?销筱和她聊天,但是她并不高兴,她感觉销筱就是一个负心的汉子,得了便宜还卖乖,她说她要走了,销筱说要送她,她拒绝了他,销筱要了她的,她给了,她好想好想快点逃离,逃离这个让她感到了耻辱的人。

回到了学校,她看到了销筱发来的消息,她没有理睬他,她知道他叫肖荥城,但她还是备注了销筱,就好像这是她的伤口,她在提醒她自己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。销筱每天都给她发消息,向她打招呼,幽默又不失风度,她开始回他的消息了,经常她可以看见销筱写的诗,每一次销筱都会拿给她看,她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她初次看到销筱文章时的惊喜,陶醉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,她开始习惯销筱了,没有销筱她会感到生活就少了一个节拍,尽管她仍然讨厌销筱的负心,但她还是对销筱的才情深深佩服。一个傍晚,销筱接了一个电话,她的爷爷过世了,死亡的唢呐在耳边徘徊,她的眼泪如决堤的海,她什么都想不起来,只是感觉好凄冷,从小与她相依为命的人就这么离她而去了,仿佛这个世界又再一次把她抛弃了。她第一个想起的是销筱,她给销筱打了电话,她一直哭一直哭,听到销筱的声音,她感到心稳定了,销筱默默的陪着她,安慰她,销筱说以后伤心的时候都让他陪着她吧,她感到了心头一阵温暖,朦朦胧胧的,她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,销筱说要她出去走走,忘记不开心,忘记烦恼。

于是他们一起出去散步,看星星,看日出,当阳光照在销筱身上的那一刻,她被迷住了,她自己也不敢想自己怎么会这样呢。她匆匆忙忙的说我们走吧。一路上,销筱不停的给她说笑,她竟然放下了戒备,和他一起笑。从那时以后,她对销筱改观了,她感觉自己以前误会了销筱,又或者自己以前真的配不上他,销筱开始向她表白了,她陷入了纠结中,他以前伤她那么深,销筱告诉女孩他向往一心一意的爱情,他会对她好。她忽然就感觉这样的真的太可笑,二十一世纪的率有谁不知道,更何况大学恋爱,不分手是纯粹瞎扯的,但是这些她都说不出口,因为真正让她难以启齿的是他对小蓝的伤害,而这个小蓝正是的她啊。销筱说,我会让你永远都喜欢我的,最后舍不得离开我。她挑逗他,你有这魔力吗?销筱说,让我试试吧!

她还是给了销筱一个机会,他们开始一起出去玩,一起狂欢,她把朋友介绍给他,她发现销筱好受欢迎,朋友们都喜欢他,女孩们还和她挑衅要和她抢男朋友,她笑笑,我的说抢就能抢吗?销筱听着,好开心。和销筱在一起了很久,销筱突然提议要去看看她的学校,她想也没有想就一口拒绝了,她又仿佛看到了以前那个一直默默写信的自己,一遍一遍的写,每次都从满怀欣喜期待到黯然神伤,这么大的失落,现在想起来感觉还是没有变,她决定要惩罚一下他,让他长个记性,不能再伤害她,于是,每一次销筱说要到她的学校时她都婉言拒绝了,有时她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太过了,但马上她又打消了自己的。然而在一天早晨,她还没有睡醒就听见有人喊她,她没好气的起来了,她发现他来了,她头也没有梳,就下了楼,她说不是不让小儿癫痫夜间抽搐你来吗?销筱脸色一变,说,给你买早餐了。然后他把早餐轻轻的递给了她就跑了,她忽然就哭了,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?

从那次以后,他们渐渐的少了联系,就像陷入了冷战。而后,一个追求她的学长说她们要去参加什么社团的什么工作,她又开始忙碌了起来,经常和学长讨论关于课件之类的麻烦事,就在一个下午,她刚刚和学长讨论完,就接到了销筱的电话,他说我们分手吧。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,她说你就这么想分开吗?销筱挂掉了电话,他换了号码,从此,不再联系。她去找过他,可是他不要见她。这一次,她真的感到难过了,刻苦铭心的难过。她什么也没有说,不再上网,努力的完成学业,毕业后又去读了研,她把自己放在忙碌里,她怕自己一停下来就会他,就会去找他,然而她总会有停下来的那刻,她感到心疼的厉害,她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拒绝与外界联系,她过的没有规律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自己是需要食物需要水的活生生的人。

闺蜜好心的劝她,拉她走出阴影,闺蜜知道她爱看书,于是闺蜜给她推荐了最近一个比较红火的作家--销筱,怎么逃怎么走,还是摆脱不了他,她笑了笑,什么也没有说。闲下来的时光,她开始去看他写的故事,每一篇都是那么的感人肺腑,让人深深的谴责女主角,女主角浪荡放纵,三心二意,辜负了男主角。每一次这故事里都是他们两个的影子,他就这么恨她吗?恨得把她写成了那样。还是在他心中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女人。她受不了,她不觉得自己做得有多么过分,可是他为什么就这么恨呢?很多次,她气的直接拔掉了电脑电源,但又有多少次,她多么希望可以看到他写了一个善良的女主角。为什么他就不能这样呢?不知道是在某一天,她早晨起来浑身泛酸,头疼的厉害,发了高烧,她没有出门在家里呆了一整天,她又想起了销筱,她去看了他的文章,又是这样,故事中的那个她又被读者狠狠的骂了,她气的不行了,直接晕了过去。

当她醒来时,眼中是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床单,手上挂着水,空气里是满满的消毒水的味道,昏暗的下午,到处都是一片昏暗,她感到好无力,从身体到心里,她累了,她想好好的休息一下,最好永远都不要醒过来......这时,一个白衬衣的男子走了进来,他抱着一捧玫瑰,深深的望着喻蓝芩,女孩好想好想看清他的脸,但是她好无力,男孩紧紧的抓住女孩的手,他告诉她要挺过来,他喊她挺过来他说她以前落下的病会好的,他看着女孩那么虚弱,他快疯了,他陷入深深的自责中,他喊来医生,对她进行进一步的检测......

·

女孩还是挺过来了,在病床上,女孩问男孩,你怎么找到我的?

男孩说,你忘了我给你写过的诗吗?我是月,不管你在哪里,你都走不出我的边际。

原来男孩一直都关注着女孩,从一而终。

女孩很是不解,那你为什么把我写的那么坏呢?

男孩说,只有把你写坏了,我才能忘记你。但是现在不想忘记了。

·

有多少爱可以重来,又有多少爱不能重来......

首发散文网:

© wx.mgsnews.com  书荒吧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