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伤感文章 >  正文内容

等着你,在咫尺之外(上篇)文学常识www.hlmsw.cn,这就是中锋txt

来源:书荒吧    时间:2021-04-05




她叫万千千。

自从去年跟着外婆来到这条叫“青石巷”的街上定居,她就在这里读完了初三,这样,她升到了高中。

只是,偶尔会看到那个少年,后面跟着一条大黄狗,在街的尽头出没。

她想上前打个招呼,可是想想,都不认识别人呢,贸然上去只怕人家反感。所以,她有时只是在远处望望,偶尔递去微笑,但那少年漠然无视的眼神让她很不好受。

万千千还看到,少年太过清秀的脸上,竟写有浅浅的忧伤。在太阳的照耀下,少年那层次分明的黑色头发映着一圈亮光,凛冽桀骜的眼神,细细长长的丹凤眼,两瓣噙着骄傲的嘴唇,眼里闪着犀利的光芒。

(我依然记得,外婆煮的南瓜汤)

万千千没有想过,那个一脸桀骜的少年,竟然做了她的同桌!她久坐在座位还没有适应过来,直到看到周围人的氛围都很活跃,才努努嘴,对旁边那人鼓起笑容说:“我叫万千千,你好!”说完伸出手。

少年看了她一眼,继续发呆。

万千千只能讪讪把手收回,可是刚沉默了一会万千千终于吼他:“我跟你说话呢,你怎么不回答!”

少年懒懒的打了个哈欠,“答什么?”

万千千语塞,是啊,她还没问他名字,不过这种态度······

“你又没问我的名字。”少年勾起了嘴角,“我只说一次。”

万千千立刻扭头不看他,这么傲慢的人,才不要理他是谁。

“林乐乐。”

见对方充耳不闻,林乐乐又轻笑一声,看到教他们语文的班主任——一个长的有些好笑的小老头,头上有个“地中海”,穿着一身衬衫,即使看上去是现代人,但还是散发出的书生气息。

小老头很和蔼,让他们先读《三字经》,万千千觉得太乏味了,发现原来旁边的林乐乐也没有读,于是同桌跟同桌,传了张纸条。

——林乐乐,我经常在青石巷看到你,你住那里?

纸条很快到了她桌上。

——废话。

······

放学,她跟林乐乐说:“乐乐,去我家吃饭吧。”

这是叫邀请吧?

“不去。”他挎起了书包,离开了教室。

望着门外那渐行渐远冷漠的背影,万千千一咬牙,追了上去,“林乐乐,跟我来!”

然后一路由三楼跑到一楼,跑到她家院子,她气喘吁吁,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刚才那么冲动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林乐乐的目光定住了,看着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。

林乐乐喃喃道:“我奶奶那里也有一棵梧桐呢。”林乐乐说这话的时候,连脸色都温和起来。万千千看得着了迷,只顾盯着他那抹未消失的笑。

林乐乐似乎能感觉到有人正花痴的盯着他看,又恢复原来的面无表情,正色道:“我是说梧桐树在这里很少见而已。”

“啊,外婆的南瓜汤煮好了!”万千千扬起笑脸。

一阵香味冲进他的鼻腔,“南瓜汤?”

“嗯!”万千千回答,与此同时,大门外有人喊:“乐乐!”

万千千闻声看去,一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女生站在她门口,甩了甩头发,显得很清纯可爱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林乐乐的声音听怎样治疗看癫痫病医院上去很是轻柔。

“那你呢?还在女孩子家哦。”女生咧嘴朝万千千笑,“哎,我叫夏天天。”说完拉了拉林乐乐的手,“回去没哦?”

林乐乐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悄悄地在一旁很不自然的问万千千:“你外婆的南瓜汤······改天我可以试试不?”

万千千说,好,抬头看他,眼里都是笑意,让他心里有些愉快。

万千千并没有久留他们,只是在后面看着夏天天,她一直在笑,笑得如阳光那般明媚迷人,仿佛能融化冰雪,只是旁边的林乐乐一脸敷衍状,但好像什么都由着她。

这林乐乐,长得太妖孽。

这两人,也挺配的,万千千对他的好奇感也加深了,她一脸欢笑的进屋去,“外婆!”

次日,万千千把林乐乐带进屋里,一个面容慈祥的老人问:“千千,你同学啊?”

“嗯!他是我同桌林乐乐!”

“奶奶好。”林乐乐示以微笑。

“哦,你叫林乐乐啊,我经常在那边看到你的。”外婆“嘿嘿”的笑,林乐乐的脸“刷”的就红了,万千千转了话题,“外婆,汤好了没?”

“好了,都先去喝吧。”

······

从万千千家里出来,林乐乐走得有些飘飘然,万千千一边送他出门一边说:“乐乐,我嘛······我都盛宴邀请你了,所以你改天······能不能也带我去你家里逛······逛。”最后一个字是她瞧见林乐乐皱眉瞥了她一眼才吐出来的。

“切,不去就不去。”万千千不服道。

“······我家里只有我。”林乐乐的眼里蒙上一层浓浓的雾,“爸妈离婚了,我妈跟别人的男人走了,我爸让我来这里,钱不够他直接汇过来。”林乐乐冷笑一声,对万千千说:“这些你也是想知道并且向嘲笑的吧?”

万千千不以为然,“不,我也很久没有见我爸妈了呢,只有外婆陪着我。”她迎上他惊讶的眼,眼里闪过一丝狡黠,“所以······乐乐,我们可以做朋友吗?”

林乐乐那时真想不透她的坚持来自何处,竟然鬼使神差的握住了她的手,说道:“嗯。”

直到以后的林乐乐想起当年的这一幕,都不会后悔。

(斑驳的牌坊残留断章,落款已不详)

这几天青石巷来了个叫孙八宝的人,穿得一身光鲜,妄言说要包下这条街,这件事情弄得沸沸扬扬,连在菜场讨价还价熙攘的大婶们都换了个话题。

说起这件事,林乐乐在课堂上明确地说:“他不会成功的。”

“因为这里本就不是他的。”

万千千一笑,继续瞧那小老头讲课,摇头晃脑的像只鹅,一把戒尺总拿手上,却不见得他严惩哪个学生。看到她两眼微眯像月牙,林乐乐以为是自己的这一番话令她发笑,就疑惑的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笑······”万千千跟他对视,没有避讳,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好看的眉眼,他那如黑曜石般的眼,以及黑檀木的碎发,贴在两鬓。

“你······”林乐乐本想讽刺她几句,想想还是扭过头不对视好了。

“人家又不是想看的,谁让你长着一张桃花脸,难怪跟夏天天这么配。”每到这个时候,万千千都会摆上一张臭脸,摔上一句很不服气的话。

对方一挑眉,厉声问:“谁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正规说的!”

讲课的小老头停止了讲话声,走过来不给予他们丝毫解释的机会,就说:“还有15分钟,你们出去走廊站着吧。”

话音刚落,林乐乐潇洒的走了出去,万千千也紧紧跟上,不然下一秒全班都笑话死。

课室里书声朗朗,声声三字经念得响亮,万千千望着旁边眯着眼睛的少年,问:“林乐乐,你刚才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嘛,如果不是你就说不是好啦。”

“不是,她只是跟我一起在这长大的。”林乐乐风淡云清的回答。

“可是人家是喜欢你啊。”

“那是她的事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哎,你说,天那边究竟是什么样的?”

“哈?”林乐乐突然这么问,令万千千心跳慢了一拍,抬头也看天空。

“天那边······是不能触及的吧。”万千千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孤寂感袭来,她并没有扭头,“你想知道?”

“是,我一定要知道。”

“你会的,因为,”万千千斜着眼笑,“我相信你会的。”

他看着少女绽开像向日葵般的笑脸,不像夏天天那么明艳活泼,却保留了一丝纯真朴实,以及,这一次他没注意到自己盯着她看了多久才佯装无事地说:“明天周六,你可以来我家看看。”这话溜出来似的。

万千千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,“你肯啊?”

“你不是从街头瞧我那瞧很久了么?”

“啊······”万千千心虚得很,没想到原来他早知道是自己了。“我想跟你打招呼啊,可是你一副目中无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,我怎么敢······”

只不过是四字形容词而已,对他需要连用三个都这么极端的词么?林乐乐瞥了一眼这么莫名奇妙的女生:“在你眼中我就没有一样好的地方。”

“有啊。”万千千条件的反射的回答,才疑惑着他说的这句有点奇怪。

林乐乐故意不看她,“我不见得。”

“我见得啊。”说完,万千千正想给不要脸的自己掴一巴掌。

“虽然这话很烂。”他的脸上浮上笑容,“但在你心目中有点好的东西我总算有点安慰。”

他看到万千千很认真的问他:“你也是这么跟夏天天说话的?”

“没有。”林乐乐变得好像被人泼了盆水一样冷冰冰的,但两人的尴尬场面并没有持续多久,就敲了下课铃了。

那天,万千千似乎感觉挺开心的,不过更直接明白的直觉告诉她,她有那么一点喜欢上那个家伙了。她看着瓷娃娃般的夏天天,疑惑,男生不都是喜欢她那样的么?她毫不顾忌的问林乐乐这个问题,林乐乐摆出一张欠揍的表情道:“那是他们,不是我,至少,我不喜欢她。”

不料这番话背被后座的同学听到,立刻传到了夏天天那里,她来到这里大吵大闹的,连有些男同学也讥笑说道:“林乐乐,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青梅竹马呢?”“林乐乐,怪不得你爸把你塞给你爷爷,想必也是被你气走的吧?”“这样的话就是活该了哦,哈哈哈······”

林乐乐眼里有那么一点隐忍的怒气,在课桌下的拳头攥紧。

“够了!你们给我闭嘴!”夏天天也停止了哭泣,全部人看向林乐乐——旁边的万千千。

你们没资格这么说他!”然后拉起郑州的青少年癫痫医院林乐乐的手走出教室,全部人震惊,震惊的不是刚刚那句话,而是那只也握紧女生的林乐乐的手。

周六那晚,月下,少年淡笑着看着一旁在踢罐子的女生,问:“值得吗?”

万千千眼眶也湿润了,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是啊,······值得吗·····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。”

因为今天可以去他家里,所以万千千挑了衣柜里最好看的花裙子穿上,异常兴奋的。

“乐乐,我······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。呜呜呜呜······”

林乐乐看着她在月下皎洁纯真的“哭脸”,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这样情不自禁的,就像现在,他握住了她的手,还是摆出他那副百年不变的欠揍的脸说:“也好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当时的林乐乐,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,比如说夏天天,虽然一直试着打开他心扉,但林乐乐就一直不喜欢,不喜欢有人会带着目的的跟他呆在一起。又比如说万千千,这个在他面前大言不惭呆呆笨笨的人,用尽了词汇一样把他踩得一塌糊涂。不同的是,前者受了他人教唆,而后者,帮他逃出了难关。

万千千和林乐乐正式恋爱了,青葱时期的爱情,不一定会没有结果。

她指着那条在他身后摇尾巴的狗:“阿黄吗?”

“你知道?”

万千千“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这样的狗很多都是这么叫啊。”她蹲下来,朝它挥挥手:“过来。”

林乐乐眼巴巴的看着阿黄乖乖的走了过去,万千千摸着它的头:“乐乐,阿黄很乖。”

“嗯。”林乐乐不冷不热的回答道。

“乐乐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万千千提出自己的疑问:“为什么你喜欢喝南瓜汤。”

“因为以前奶奶也常给我煲过。”

“有空的话······我可不可以再喝一次?”林乐乐很不情愿的主动问。

“当然可以!”

在那天下午,夏天天单独约了林乐乐出来,林乐乐免得万千千那女孩胡思乱想,就没有跟她说。阳光下,夏天天的睫毛沾着泪珠,撅起粉嫩的嘴抱怨道:“乐乐,你怎么可以跟万千千在一起,我喜欢你啊。”

“Summer······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啊。”他呼唤着她的小名,言语缓和,毕竟是从小陪着自己的。

夏天天捂住脸,渐渐停住了哭泣,抬起头一脸真诚的问他:“乐乐,可不可以给我最后一个拥抱,因为我爸妈···带我去其他地方了,我······应该不会回来了,可是在离开前我竟然不能跟你有一段美好的回忆。”

林乐乐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“我会把我们从小到大的回忆,都藏在心。”看着夏天天若信若疑的样子,他微笑起来:“真的。”

夏天天上前一步,拥紧了他。

“Summer,你会很快忘了我的。”他在心里说。

万千千第二天试探性的问:“乐乐,夏天天怎么走了?”

“家庭原因啊,白痴。”林乐乐轻笑出声。

她不服,就低沉的告诉他:“哎,有人说看到你们抱在一起哦,感情真好,有空我也去学长那逛逛,说不定感觉也好很多。”

“不准!”林乐乐眯起了眼盯着她道,“我不准你去。”

这一句,就让万千千的心里乐开了花。

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>经常,林乐乐会拉着阿黄去找万千千,阿黄在万千千面前跳来蹿去的,看见万千千那笑得没心没肺的模样,他觉得自己的情愫正在萌芽了。

“千千,我想喝你煲的南瓜汤。”林乐乐揽过她,“你也煲一次给我好不好?”

“很难喝的。”万千千再次对上他的眼,她在心里却狠骂自己,万千千你个没出息的,你怎么总被他迷住啊?

“别动。”林乐乐轻声说。

就像一个梦境,他第一次把嘴唇跟她的贴在一起,柔软的,也有种甜甜的味道。

万千千仿佛飘回了家里,她脸上的绯红还没散去,外婆问:“跟乐乐出去了?”

万千千呆呆地点点头,回房间里了。

“嘿嘿,和乐乐在一起也不错。”可是,万千千没有听到这句话,也更没有看到外婆咳出的血。

有时万千千在课堂上睡着,林乐乐就直接拍下来,晚修的时候让她自己看。

万千千一如既往的喊着:“删了!”那人邪笑:“就不删。”

······

“她就是万千千,那个竟然很不要脸的巴结乐乐的女生。”

“怪人。”

林乐乐瞪了她们一眼,“不要听她们的。”

万千千虽然点点头,但听了有些失落,眼里却一亮,“阿黄!”

“阿黄等你哎。”

“是等我们。”

林乐乐拍拍她脑袋,叮嘱回家小心。

万千千“嘻嘻”的笑了两声后转身就走,回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,林乐乐看到那条漆黑的夜路,有些不放心的叫住了她。

他说:“那个······阿黄就陪你回去吧。”他挠挠头,有点不好意思,然后拍了拍阿黄的头。

“阿黄,你知道吗,也许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他了哦。”

“我发觉自己喜欢他好久了。”

“阿黄,这些我只对你说哦,我爱乐乐。”

······

她一边说着,一边甜蜜的笑,全然没有发觉一个人影扑来,刀子低着她的腰,低沉地说:“别动!”

毛骨悚然的感觉,万千千不敢随意出一口大气,她甚至能从那人的身上闻出浓浓的酒味。她突然忘了要走哪条路,因此一手牵着阿黄,一边想着怎么办。

男人似乎拼命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,很突然的摸上了她的腰,然后继续往上摸索着······

“啊!”玩千千大叫,猛地挣脱开她的手拼命向前跑,“阿黄,跟上来!”

男人在后面追着,仿佛是一场狼与羊的猎捕游戏,当发现前面是条死胡同的时候,她绝望了。男人笑得一脸的猥琐,万千千闭上眼,等待的却是男人的一声惨叫。

是阿黄!阿黄咬住了他!万千千回过神来,跑出了那条死胡同,可是她刚才亲眼看见那个男人狠狠的用木棒打着阿黄,它的身上渗出了很多血。她在那里边跑边哭,她不敢回头看,害怕见到的是阿黄的尸首。

似乎见到女孩跑远了,那只死死咬着男人的狗,终于在重重打击下,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。男人向着前方咒骂几句,却动弹不得,愤怒起来把全身力气抽出仍然重重的打了一下狗的尸身。

——《等着你,在咫尺之外》(上篇完)

© wx.mgsnews.com  书荒吧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